2018年第一期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6日 来源:州人大办

     第一期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编(总第347期)  2018426 

   

 

  根据《州人大常委会关于开展州人大代表视察全州“十三五”时期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实施情况的方案》(州常办发〔20183号)要求,3月中旬至4月中旬,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宛庆丰同志带领州人大城环委、部分州人大代表对吉首、古丈、永顺3县市的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进行了视察,并撰写了题为《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待改进》的视察报告。该报告得到了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武长同志批示。                       

    

  彭武长主任批示:


  易地扶贫搬迁是精准扶贫的重头戏,是一项深得民心的德政工程。庆丰同志在组织参加人大代表视察和调研中,坚持问题导向,发现我州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还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撰写了《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待改进》一文,值得重视。请办公室将此文印发给全体常委会委员和列席人员,供常委会审议州人民政府关于全州“十三五”时期易地扶贫搬迁实施情况的报告时参考。 

 


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待改进

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宛庆丰

 

  通过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实现一部分贫困老百姓脱贫,同时为巩固扶贫成果,防止今后这些人返贫创造了基础性条件,这是一件深得民心的德政工程、惠民工程。但是,在州人大视察和调研中发现,尽管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实施三年来成效巨大,可有些问题却十分突出,亟待我们迅速改进。

 

  一、存在的问题

 

  1.科学组织实施不力。在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之前,没有组织详实的调查研究,因而没有制定统一具体的操作细则,凭着高涨的工作热情,仓促组织实施,带来了全州各县市在搬迁补偿标准、搬迁户报名范围、拆旧房的要求、安置方式、搬迁户指标分配等方面都不尽相同,给人直观的感受是各县市各自为阵,实施搬迁工作五花八门。这种缺乏统一组织指挥,带来了有些为民意识强、工作负责的县市工作基本符合要求,而有不少县市搞法不对头,没有很好地维护和体现搬迁户应得的利益。如按5.7万元/人标准,有些县市老百姓补偿标准高,有些县市补偿低,都是同处在湘西州的贫困搬迁户,有些多得,有些少得,没有一视同仁对待,人为造成对贫困搬迁户的不公。

 

  2.没有按“划定区域后定人”和“一方山水养不活一方人”的要求确定搬迁对象。视察中发现,有个别县不仅过来确定贫困户是分指标,易地扶贫搬迁也是分指标。一些县市在确定搬迁对象上,采取凡是贫困对象只要自愿报名,即可确定为搬迁对象。为此,出现了报名多,就降低搬迁补偿标准的做法。而那些“地灾区、三不通二不通”的搬迁重点区域则不突出,没有达到易地扶贫搬迁的工作目的。

 

  3.搬迁后续帮扶工作不落实。易地扶贫搬迁的最终目的是实现搬迁对象的脱贫,而现状是,我们不少工作人员认为贫困搬迁户得了一套房子就脱贫了,实际上有不少搬进新居的贫困户生活状况并没有改变,没有新的收入来源,进入城镇支出还加大了,目前,这些人生活上是在硬撑。视察中给我们的印象是,如果不是一户一技一业落实具体的帮扶措施,如组织就业培训、提供就业岗位和公益性岗位等,那么易地扶贫搬迁只能是由农村分散贫困转变为城镇集中贫困,本质上没有发生根本变化。

 

  4.符合搬迁的贫困户对政策知晓不够。在组织实施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宣传上,没有做到符合搬迁的贫困户都知晓,有个别县市根本就没有广泛地宣传政策,怕政策宣传透了,贫困户知晓了要求多,没法满足要求。因为政策宣传不到位,存在着在确定搬迁对象上优亲厚友、贫困户意见大的问题;存在着搬迁对象户对补偿标准低意见大的问题;存在着同是贫困户,他得到搬迁,我得不到搬迁意见大的问题。

 

  5.拆旧房不应一刀切。为体现公平,从工作上要搬迁户住了新房拆掉旧房本不是问题,但在了解中得知,有个别县实行的是一刀切政策,不区分具体情况,实行的是一律拆除。导致的结果是在传统村落里的特色民居也被拆掉,还有一些搬迁户的房子刚建成没住上几年,按造价也要十多万元才能建的成,政府就补一万元的拆旧费就把房子拆掉了,这些让人看了可惜和心痛。

 

  6.安置点社区服务设施不完善、工作没开展。原来分散居住的搬迁户一下子集中搬进安置点居住,存在一系列具体问题,如医务室服务、社区机构人员服务、警务服务等设施不完善,大部分为搬迁户服务的工作没开展起来。了解中发现,个别安置点搬迁户用电问题迟迟没有得到解决,晚上过的是黑灯瞎火的生活。

 

  7.项目资金使用不到位。国家安排给搬迁户的项目资金是按人均5.7万元投入的,在了解中发现,个别县不仅是财政没有投入必要的资金,也没有整合部门资金投入,更为严重的是经测算,因补偿给分散安置搬迁户的资金大大低于人均5.7万元标准,集中安置建设也没有超过人均5.7万元标准,整个县按人均5.7万元标准存在项目资金结余用不完的情况,不讲有占用和挪用搬迁项目资金嫌疑,至少搬迁户没有完全享受到国家投入的红利。

 

  8.补偿资金未及时拨付给搬迁户。在视察中发现,分散搬迁安置户建房早已完成,工作要求上也明确自2017年上半年起不再实行分散搬迁安置,那么给分散搬迁安置户补偿资金也该早就发到位了。可实际情况是个别县里讲发到位了,乡镇却只发百分之五十不到,搬迁户反映还没有领得一分。

 

  9.对特殊贫困区域,没有制定差别化激励搬迁政策。全州都实行的是易地扶贫搬迁的普惠政策,而对那些因我们过来工作上造成的问题又帮扶未到位的特殊贫困区域关注的不够,没有很好地去借易地扶贫搬迁政策解决特殊贫困区域的贫困问题。如古丈县高望界乡有5个村,因过去建立国有林场,划定山林,造成农户没有山林和耕地,没有基本的生存条件。如永顺县的小溪乡,因是国家自然保护区,全州唯一没通公路的几个村都在这个乡,因长期不通路,农户脱贫没有条件支撑。对诸如这两类情况的地方,不仅要实施整体搬迁,更应制定比搬迁户更优厚的搬迁激励政策促使其搬迁,如给予搬迁的人3年内以生活补贴的过渡性政策等。但在实际工作上,没有发现一处地方有这方面的激励政策。

 

  10.搬迁入住率不高。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现状是,搬迁房子建成的多,可实际入住率不高,不少地方连2016年的搬迁户都还没完全搬进安置房,工作上要求2017年的搬迁户要在20183月全部搬进安置房基本上没做到,个别县20162017年的搬迁入住率不到40%

 

  二、对策与措施

 

  1.切实加强统一组织领导。要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存在问题的整改,要防止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上各自为政、各行其是的现象再度发生,切实体现对事业和搬迁贫困户的负责,州县要实施高效统一的组织领导,领导不仅要挂帅,更要亲自出征,切实解决好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2.要重新申报和组织项目资金解决定点区域搬迁问题。按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要求,应该讲现在这种做法达不到解决定点区域搬迁的目的。为此,一方面要重新向上级积极争取项目专项资金,专门解决定点区域搬迁问题;另一方面要制定差别化的激励政策,不仅实现定点区域贫困户都搬迁,还要实现定点区域非贫困户都同步搬迁的工作目标,真正解决定点区域老百姓都“搬得出、稳得住”的问题。

 

  3.整合部门资金形成合力。在实际工作中,按国家人均5.7万元,搬迁户人均自筹资金不超过3000元、户均自筹不超过10000元标准,要彻底完全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仍需投入大量资金。为此,有些县财政投入了大量资金,个别县还整合部门资金。应该讲,整合部门资金形成合力致力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是行之有效的办法。现在,住建部门有危房改造项目资金,国土部门有地灾区搬迁项目资金,移民部门有移民搬迁项目资金等,但每个部门项目资金实际都单一解决不了项目建设的问题,很有必要由政府实行整合,可现状是各部门各自为阵、互不相干,这种状况有必要下决心改变。

 

  4.制定统一的验收标准。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距2020年全面脱贫还有2年多时间,不论是整改问题也好,还是重新申报项目建设也好,以至提出新的工作要求也好,都有时间空间。鉴于又有时间,最初科学组织不力以及三年来实施的经验教训,有必要由省州制定统一的验收标准,不以现在各县市各自为阵搞的验收标准各行其是,这样来指导好县市比照省州验收标准逐项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工作。

 

  5.巩固搬迁成果。搬迁的要义是稳定脱贫,搬迁后最令人担心和关注的是防止返贫,要解决当前认识上实际存在的“一搬了事”的问题,把工作重心适时转到为防止搬迁户返贫的工作上来,要一家一户帮扶一技一业,没一技一业的要给予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及公益性岗位的帮扶。

 

  6.加大纪检监察查案的力度。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之所以存在不少问题,其中有不负责的、也有利欲熏心贪腐的。对此,有必要纪检监察严格按党纪法规查处,体现对保护老百姓利益高度负责,体现对扶贫工作中存在腐败的零容忍。查案要讲究方法,在坚持有案必查的前提下,改变现在下到县市一搞就普查1-2个月找线索,而县市都集中精力防查出问题,没有集中精力用到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