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六期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0日 来源:州人大办

  第六期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编(总第352期)20181010 

    

    

  关于我州工业企业国网用电成本调查报告 

    

  湘西自治州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为全面了解和掌握我州实体经济特别是工业企业用电成本,6月中旬,湘西自治州人大常委会研究室会同州发改委、州经信委、国网湘西电力公司等单位,采取座谈、走访、解剖企业等方式,对我州工业企业国网用电成本情况进行了专题调研。

 

  一、我州电力市场的现状

 

  我州电力管理体制是全国较复杂的地区之一。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为满足工业发展的用电需要,除国网湘西供电公司供电外,还引进了国有企业新华供电公司、民营企业明天电力公司、湘黔公司、贵州松桃供电公司等,以及 30 家地方小水电自供区。目前,我州供电主要来源于国网供电和花垣供电两种方式。国网供电覆盖吉首、泸溪、凤凰、古丈、保靖、永顺、龙山、湘西经开区等8县市区;花垣供电主要覆盖花垣县。2017年,国网供电40.09亿千瓦时、花垣供电19.11亿千瓦时,分别占全州全社会用电量的67.72%32.28%。同时,除国网供电执行湖南省大工业目录电价外,其他供电公司均是市场化运作,与用户之间双方协商定价,价格比国网湘西供电更为便宜。但由于这几家民营企业在电改前成立的,合法身份至今仍未取得,影响了企业供电业务的进一步发展。

 

  二、影响我州工业企业用电成本的因素分析

 

  (一)电价因素。大工业用电,即受电变压器总容量为315千伏安及以上的工业生产用电采用两部制电价。由基本电费、电度电费和功率因数调整电费三个部分构成。

 

  1.基本电价。又称固定电价或最大需量电价,以用户变压器容量或最大需量作为依据计算的电价,与用户每月用电量无关。湖南省现行最大需量、变压器容量基本电价分别为30/千瓦.月、20/千瓦.月。如:某公司报装变压器容量为1250kv,按容量计收,该公司每月基本电费为1250kv*20/千瓦.=25000元;按最大需量计收,该公司每月基本电费为1250kv*30/千瓦.=37500元。

 

  全国各省区市大工业用户基本电价一览表 

  

 

    

  注:1.新疆因历史形成的核算体制及各价区经济社会发展不均衡等没有实现各地州之间以及兵团的同网同价;西藏电网为“一大两小”格局,且骨干网架并未全境贯通,故均不统计在内。

 

  综合数据显示,全国最大需量平均为35.3/千瓦.月,变压器容量平均约为24.5/千瓦.。最大需量电价和变压器容量电价均为北京市最高,分别达到48/千瓦.月和32/千瓦.;天津市最低,分别为25.5/千瓦.月和17/千瓦.月。全国大工业用户基本电价在80-90/千瓦时.1个、70-80/千瓦时.6个、60-70/千瓦时.10个、50-60/千瓦时.10个、50/千瓦时.5个。湖南省最大需量、变压器容量基本电价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我州基本电价分别比贵州、重庆等周边地区低11/千瓦时.月、10/千瓦时.月。

 

  2.电度电价:由目录电价和代征基金附加两个部分组成。目录电价随着电压等级不同,电价水平呈下降趋势。其中,110千伏电度电价最高,达0.6437/千瓦时;220千伏及以上的电度电价最低,为0.5627/千瓦时。见下图: 


  湖南省电网销售电价表 

 

 

  从全国电度电价水平来看,湖南省10千伏以下、35110千伏、110千伏、220千伏及以上等四个不同等级电压的电度电价,均不同程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和贵州、重庆等周边地区。 

    

  110千伏电压等级下,全国平均电价约为0.5772/千瓦时。其中,湖南省为0.6437/千瓦时,高出全国平均水平0.0665/千瓦时,分别比贵州、重庆等周边地区高出0.102/千瓦时、0.038/千瓦时。见下图: 

 

    

  235110千伏电压等级下,全国平均电价约为0.5584/千瓦时。其中,湖南省为0.6147/千瓦时,高出全国平均水平0.0563/千瓦时,分别比贵州、重庆等周边地区高出0.093/千瓦时、0.034/千瓦时。见下图: 

 

 

  3110千伏电压等级下,全国平均电价约为0.5400/千瓦时。其中,湖南省为0.5867/千瓦时,高出全国平均水平0.0467/千瓦时,分别比贵州、重庆等周边地区高出0.0995/千瓦时、0.021/千瓦时。见下图:

 

   

    

  4220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下,全国平均电价约为0.5281/千瓦时。其中,湖南省为0.5627/千瓦时,高出全国平均水平0.0346/千瓦时,分别比贵州、重庆等周边地区高出0.0801/千瓦时、0.007/千瓦时。 

  见下图:

 

 

 

  同时,目录电价执行峰谷分时电价政策,即按照使用时间段分为尖、峰、平、谷四个不同时段。具体为:

 

  尖峰时段:19:00-22:00 

 

  高峰时段:8:00-11:0015:00-19:00 

 

  平值时段:7:00-8:00 11:00-15:0022:00-23:00

 

  低谷时段:23:00-次日7:00

 

  不同时段执行不同电价政策,其中,尖峰时段电价最高、低谷时段电价最低。

 

  代征基金附加按每度电量4.95分钱收取。其中,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0.28分钱、农网改造还贷资金2分钱居民生活用电0.1分钱,其他用电1.9分钱,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资金0.62分钱,地方水库移民后期扶持资金0.05分钱。

 

  3.功率因素调整电费。即根据客户功率因数水平之高低减收或增收的电费。就大工业用电企业而言,高于0.9这个考核标准值时,将按照对应增减率减少相应电费;低于考核标准值时,将按照对应增减率增加相应电费。其依据和标准是1983年原水利电力部及国家物价局联合下发的《功率因数调整电费办法》。见下表:

 

  0.90为标准值的功率因数调整电费表 

  

 

  (二)企业自身因素。据对湘西经开区21家工业企业20171月至20183月用电情况数据分析显示:2017年度,21家企业用电量12563.41千瓦时,电费7666.13万元,均价0.62/千瓦.时。其中,金成混凝土均价达3.04/千瓦.时,东顺纸业达2.05 /千瓦.时;2018年一季度,21家企业用电量2165.79千瓦时,电费1277.11万元,均价0.59 /千瓦.时。其中,傲顿电子均价达2.13 /千瓦.时,东顺纸业达1.55/千瓦.时。从企业自身因素看,造成企业用电成本过高的有以下三个方面原因:

 

  一是基本电价占比过高。部分企业对大工业用电相关政策理解不到位,在申在请用电时,为节省后期设备投资或将几年后发展所需用电容量一次性报装,按最大用电负荷配置变压器容量,当企业实际产能与变压器配置容量不匹配时,就出现大马拉小车现象,直接造成基本电价过高,最终体现在单位用电成本高。如:锐阳电子公司报装变压器容量为1250千伏安,按配变容量结算每月的基本电价为2.5万元。经测算,该企业最大负荷需量实际为500千伏安,每月基本电价1.5万元,仅基本电价每月就可节约1万元。调研发现,东顺纸业、金成混凝土、傲顿电子基本电价分别占总电价的64.30%50.79%39.30%

 

  二是功率因数调整电费偏高。按照《功率因数调整电费办法》有关规定,大工业用电以0.90为标准值的功率因数调整电费,高于或低于这个标准值的,按百分比增减电费。调研发现,一些企业报装变压器容量超过企业实际生产需求,变压器长期低负荷运行;一些企业生产活动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生产淡季或企业停产都会导致变压器长期低负荷或空载运行,加之用电设备配套不合适或使用不合理等因素影响,导致功率因素偏低,增加企业用电成本。调研发现,金成混凝土、傲顿电子2017年功率因数调整电费分别占总电费的25.65%26.40%。其中,金成混凝土201710月、11月的功率因数调整电费分别占当月总电费的48.09%51.15%

 

  三是用电时段安排不合理。我州工业企业多为混泥土及水泥矿产品加工、初级电子原器件加工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受员工照顾家庭生活需要、夜间生产增加人工成本和生产安全等因素影响,多数企业以白天生产为主,正好处于尖、高峰时段,直接拉高电度电量的均价。调研发现,金成混凝土、东顺纸业、傲顿电子等公司在尖、高峰时间段生产时间较长。20171月至20183月期间,这3家企业电度电量的均价分别为0.67/千瓦.时、0.63/千瓦.时、0.67/千瓦.时,均高于目录电价。

 

  (三)制度性因素。除了电价因素和企业自身因素外,影响企业用电成本的还有制度性因素。

 

  一是市场壁垒。2015年新电改以来,电力改革主要以省为实体推进,当省内利益与全网利益发生矛盾时,或运用行政手段直接严禁企业从外省购电,或者通过设置外购电量上限或电价下限等手段,限制本地企业从外面购电,形成省与省之间电力交易市场壁垒,变相增加企业用电成本。如,州内工业企业如果从省外购电,就无法进入湖南省电力交易中心直接购电,也不能享受湖南省电价补贴等优惠政策。

 

  二是产权壁垒。调研发现,一些工业园区在规划和建设标准化厂房时,按饱和入驻情况为每个标准厂房投资配置了变压器。企业入驻后,单独或共同使用园区配置的变压器,按用电量分摊容量电费。这些预先规划建设的园区电力设施与企业的实际生产需求并不匹配,增加了企业的容量电费,或者当某个变压器内用电负荷不足或波动较大时,导致共用企业分摊额外用电成本。由于这些配电资产权属园区,受资金、管理体制等因素制约,园区难以对这些电力设施进行优化改造,加之运行阶段缺少专业化维护管理,电损较高、电能浪费等现象较为普遍,进一步抬高入园企业用电成本。

 

  三是政策壁垒。目前,我国电网行业已经形成以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两大巨头为主,地方电网为辅的电力供应格局。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的基本电费收费方式与定价体系均由国家发改委制定和发布,实行以省级电网为单位,按网核价,一省一价。即省州两级均没有电价的定价权,也很难协调各方面关系降低电价。

 

  三、对策建议

 

  (一)运用市场手段降低用电成本。一是要加快推进电力体制改革。要坚持问题导向,理顺电力管理体制,降低市场准入门槛,扩大交易主体范围,推动州内配售电公司、用电企业在省电力交易平台开展跨省区电能交易,加快推进泸溪工业园区电力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扩大大用户直供范围和规模。要加快全州城乡配电网建设,不断增强城乡电网的供电能力和供电可靠性。要争取国家政策支持,将我州电力体制改革纳入国家电力体制改革试点,在更高层面推进电力改革。二是要扩大电力直供的范围和规模。经信、发改、电力等相关部门要加强有关政策研究特别是要加强电力直供有关政策的研究,积极推进大工业用电企业进入湖南省电力交易平台参与电力直接交易,争取更多州内企业进入《湖南省直接交易电力用户准入目录》,引导无法参与直接交易的中小企业通过售电公司代理方式参加市场交易,支持工业园区以打捆直供模式参与市场交易。电力部门要积极做好交易双方企业的技术支持与指导服务。三是要引入电力市场竞争机制。要以工业园区为平台,引入战略投资者参股,组建配售电公司,合理规划和建设配电网络和跨省区配电线路,不断扩大配电范围,形成覆盖全州工业园区的配电网络。要深化与贵州、重庆等周边地区供电公司合作,通过新建或改造已有的输电线路,将省外富余低廉电源输入我州电网。要支持州内民营电力公司取得合法资质,通过收购重组、参股控股、政策扶持等方式加强合作,推动进入《湖南省直接交易发电企业准入目录》,促进民营电力公司进一步发展壮大。

 

  (二)企业要通过自身挖潜降低用电成本。一是要合理选择计费方式,降低基本电费。企业要结合实际,在用电设备初始配置阶段,精确分析用电需求,合理配置变压器台数和容量,自主选择最优的容量计费或需量计费方式;生产阶段根据每月生产负荷科学制订运行方案,及时调整最大用电需量和计费方式,特别是在减产停产期间,要及时办理减容和报停手续,全方位降低基本电费成本。二是要采取多种灵活方式,降低电度电费。企业要根据自身生产特点,合理安排生产时间,科学调整生产班次,尽可能将生产用电转移到平值、低谷时段,降低尖、高峰时段用电比重。通过在平值、低谷时段储热、蓄电等方式储能移峰,实现错峰用电。实施“两电”分离,对员工宿舍、食堂等非生产区设施用电实行分表计量,执行价格更低的居民类电价,多渠道降低电度电价。同时,企业还可通过升级改造设施设备、科学制定用电管理制度等方式降低用电量。三是要加强用电设备维护管理,降低功率因数调整电费投产不足的企业要加快设备调试,合理安排和调整工艺流程,提升用电设备总功率,使变压器在经济合理区间运行。要加强变压器日常运行的维护管理,避免长期空载或低负荷运行。对生产负荷达不到变压器容量的,要及时更换变压器或办理减容、报停手续。此外,有条件的企业还可通过加装无功补偿装置、购买电力专业化服务等方式,降低功率因数调整电费。

 

  (三)要用足用活政策,发挥政策叠加效应。近年来,为切实降低企业用能成本,推动实体经济发展,国家和省特别是针对贫困地区出台了一系列惠企电价政策。要抓住难得机遇,用足用活政策,切实发挥政策叠加效应。一是要加强涉企电价政策的宣传解读。调研发现,对电价政策理解不全面、把握不到位是导致企业用电成本过高的主要原因之一。相关部门要梳理各级惠企电价政策,汇编成册免费分发放给企业。要定期或不定期组织开展涉企电价政策培训,大力开展送政策入企业系列活动,采取面对面交流、专题座谈、问题会诊、答疑解惑等形式,提高企业对电价政策的知晓度。要通过电视、报刊、网络等多种形式,加大涉企电价政策解读宣传,实现惠企电价政策全覆盖。二是要加强惠企电价政策的对接争取。要根据企业实际情况进行专项对接,特别是对电价高的企业实行一对一政策指导,引导企业用好用足政策。要加快推进“互联网+政务公开”,进一步优化政策兑现流程,简化补贴资金申报手续,最大限度方便企业对接政策。同时,要抢抓中央和省大力支持贫困地区发展产业的政策机遇,积极争取电价补贴、高新企业鼓励性价格等各类电价优惠政策落地我州,使更多的优惠政策惠及州内企业。三是要加大惠企电价政策的落实督查力度。要加大考评力度,将惠企电价政策落实情况纳入对各县市区、州直有关部门目标管理及五个文明绩效考核内容,经常性开展专项督查和调度,确保政策不折不扣落到实处。要畅通举报渠道,从严查处在落实政策过程中不作为、搞变通的行为。要加强政策落实情况研判、评估,结合我州实际,研究出台时效性、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强的电价优惠措施,提升政策扶持精准度。